<p id="tlh7l"><mark id="tlh7l"></mark></p>
      <form id="tlh7l"><form id="tlh7l"><th id="tlh7l"></th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<form id="tlh7l"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tlh7l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一趟活兒賺一百元和一包煙的“抬棺爺爺”

            一趟活兒賺一百元和一包煙的“抬棺爺爺”

            2020年11月24日 08:37 來源:澎湃新聞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            出殯日致9死車禍:一趟活兒賺一百元和一包煙的“抬棺爺爺”

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記者 段彥超

            事發現場被撞的大樹 本文圖均為 澎湃新聞記者 段彥超 圖

              “那個貨車跑得跟射箭一樣,都沒眨巴眼,事故就出來了。加上出棺時放煙花放炮, ‘砰砰砰砰’,(根本)就摸不清啥情況。等反應過來,人都倒了。”事發次日,回憶起事故的慘烈,68歲的老杜仍禁不住打顫,說是別人和他換了抬棺位置,自己“撿回一條命”。

            事發當天出殯的東家

              11月20日清晨5點,天還漆黑。河南省信陽市淮濱縣張莊鄉梧桐村,住在國道邊、辦白事的東家正式起棺,這是事先請陰陽師算的時辰。出殯隊伍剛出院子,正左拐上國道,突然右后方一輛貨車沖進左側車道,撞進人群,竄出百十米才停下。

              事故造成9死4傷,死者包含兩名東家親屬和7名抬棺者。老杜說,右側10名抬棺者,死了6個。他是4名幸存者之一,當時他們的腳還沒跨上國道。

            自稱“撿回一條命”的幸存抬棺者老杜

              “就差一兩米,就也要被車撞住。”老杜說。

              11月22日,淮濱縣官方人士告訴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,初步查明,事故主要原因是車輛超速、觀察不周,操作不當。肇事司機謝某某不存在酒駕、醉駕、毒駕,其已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警方刑拘,此外,貨車掛靠的阜陽市的一家物流公司多人被控制。

              淮濱人稱抬棺者為“大工”,領頭的為“杠頭”。在當地,這是隨著農村青壯年勞力紛紛外出打工,近十年才有的行當。抬棺者的年齡,基本在50歲以上,最大的70多歲。除抬棺外,“大工”們還需負責打坑和埋葬,所有活干下來,每人100元、一包煙。

              有幸存抬棺者感到后怕,表示不再干了。也有抬棺者感嘆,當地今年9月開始倡導殯葬改革,推行火化,通告不得將骨灰裝棺再葬,這個行當,或將很快在當地消亡。

              出殯日車禍

              事發次日上午,幸存抬棺者老杜向澎湃新聞感嘆:“現場太瘆人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按當地習俗,死人要在天亮前出殯。墓坑的朝向、出殯的日期、時辰等,都要在事前請陰陽師根據生辰八字算好。而從家里起棺或出殯途中拐彎時,要放炮放煙花,寓意引領死者。

              當天出殯的死者姓任,曾做過梧桐村小學幾十年的校長。20日清晨5點,隨著一聲“起棺”,親屬開始痛哭,鞭炮煙花齊鳴。孝子和扶孝子的走在最前,跟著是棺材和抬棺者,后面是親屬。因為天還漆黑,有親屬拎燈,有抬棺者戴頭燈,還有人打開手機手電筒照亮腳下路面。

              因老人的墳在八里地外,按計劃,抬棺者將棺材抬出院子,需裝上停在國道邊的靈車。事故就發生在送葬隊伍剛出院子,正左拐上國道,棺材后半部分還沒上國道時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個車跑得跟箭一樣。”老杜回憶說,自己啥都不知道,哐一聲,人都倒了,“等迷瞪過了,就忙著找人。那場景太嚇人,有人頭骨被撞開,有人被撞到百米外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杠頭”老周在事故中身亡,他的父親6點左右趕到現場。老周父親看到,死傷者已被拉走,路邊棺材是完整的,但靈車被撞得稀爛,空載的肇事貨車停在百十米外,卡在兩棵大樹間,樹干都被撞裂了。

              據淮濱縣官方通報,20日5時,淮濱縣境內220國道張莊鄉梧桐村路段,一輛皖KQ3062貨車采取措施不當,駛到道路左側,撞到出殯的送行人群,致2人當場死亡,送往醫院途中和醫院救治無效死亡7人,另有4人受傷正在醫院救治。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再晚半分鐘,等出殯隊伍都拐到國道上,后果更加不敢想象。”老杜說。

              9名死者,包含7名抬棺者和2名出殯者親屬。一名是扶孝子的出殯者侄子,一名是出殯者堂哥,他們走在前面。當天共20名抬棺者,5人一組,分布棺材四角。老杜個子高、身體胖,不好彎腰,他準備抬前面,剛摸到豎擔,位置被人占了。于是他到后面去,“杠頭”老周又和他做了調換,他到了后面豎擔的后頭。老杜說,右側10名抬棺者,上了國道的“杠頭”老周及前面5人被撞死亡,還沒上國道的4人兩人受傷,他在最后面,沒受傷。左側抬棺者1人死亡,可能被橫桿打的。

              事發當晚,老杜配合警方做筆錄時,還一直打顫。回到家,從不喝酒的他,喝了二兩才睡著。老杜感嘆,如果不換位,抬棺者中第一個被撞的就是他,自己“是撿回一條命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抬棺爺爺”

              76歲的余志甫接到通知,是20日清晨5點半左右。同村村民跑到他家,說他兒子余樹明出事了,“被車懟壞了”。余志甫嚇得暈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被撞死亡的余樹明

              余樹明52歲,是淮濱縣谷堆鄉楊灣村人,在事故中死亡。該村有兩人在事故中死亡,兩人受傷,都是抬棺者。一淮濱縣殯葬業人士告訴澎湃新聞,抬棺隊最早在縣城出現,隨著農村青壯年勞力紛紛外出打工,近十年也在鄉村流行起來。人們稱抬棺者為“大工”,領頭的叫“杠頭”。他們自己為吉利,將抬棺稱為“抬花轎”。“大工”一般不固定,只要有“杠頭”喊就去。最早,抬棺是十幾塊、一包煙,慢慢上漲到六十塊、八十塊,再到現在的一百塊,加包煙。

              抬棺者,基本都是“爺爺輩”,在50歲以上,最大的70多歲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才52歲,在農村正能干,是家里的頂梁柱。沒出去打工是因為走不開,上面有老父母和一直跟著這邊生活、偏癱的丈母娘,兒子在外打工,下面還有倆孫。”余樹明親屬說。

            余樹明為家里蓋起兩座樓房,因為欠有外債,其中一座一直未裝修。

              四年前,余樹明花費五六十萬,蓋起兩座小樓,因欠外債未還清,其中一座內部至今未裝修。為何一次蓋兩座?親屬說,因為有兩個孫子,余樹明“想把孫子的心也操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余樹明種有四十畝地,兩年前,他開始趁農閑時抬棺,因為活不穩定,每月差不多抬個十幾次。沒活時,他就跟別人放樹,每天一二百元。事發前沒多久,他還投資數萬元買了臺旋耕機,打算幫別人耕地賺錢。親屬說,每年余樹明差不多能收入5萬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“一百塊沒掙著,人沒了。”余樹明親屬說。

              一名業內人士介紹,淮濱當地棺材較大,有用拖拉機拉的,豪車運的,或純人工抬的。(抬棺)最少要16人,一般二三十人。縣城費用最低要六千,還有八千八,一萬多的。鄉村一般兩千到四千。不只抬棺,還負責挖坑和埋葬。縣城“杠頭”利潤比較高,鄉村“杠頭”一次也就賺三四百。

            受傷的抬棺者楊傳剛家,曾是貧困戶。

              與余樹明同村的楊傳剛,在事故中受傷,目前正在醫院觀察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后腦被打個包,身上有些疼。”楊傳剛妻子說,事發時,丈夫被橫桿打暈死過去,醒來看到余樹明在他面前躺著,就喊“救救他救救他”,救護車說救不活了。等他爬起來,看許多人在喊,在找人,后來看到許多人躺在地上,“嚇得一屁股又坐到地上”。

            被撞身亡的“杠頭”老周家,貼滿外孫外孫女得的獎狀。

              死者“杠頭”老周今年51歲,是張莊鄉周空村的,他同村的親老表也在事故中死亡。老周的父親,是老一輩“杠頭”,四年前,他身體不行了,老周才接了他的班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漏雨,老周在兩間舊平房上面,加蓋了兩間簡易房。平房堂屋的兩面墻上,貼滿了獎狀。家屬介紹,老周只有兩個女兒,獎狀都是他從小帶大的外孫外孫女的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國慶,老周的母親去世,大女兒把他接過去住了一段,事發前一周才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“事發前兩天,父親給我打電話,我還叮囑他注意身體。”老周的二女兒哽咽著說。

              將消失的“抬棺隊”

              事發次日中午,淮濱縣下起小雨。澎湃新聞記者看到,事發地所處220國道路段為雙向單車道,不時有貨車經過。除被撞裂的大樹,事故痕跡已經不在。

              國道上,還有身穿反光背心的交通技術人員,在測繪事發路段。

            11月21日上午,事發現場,交通技術人員正在測繪。

              當地人傳言,肇事司機拉了一夜砂,是疲勞駕駛。還有當地人指出,事發當天沒有霧,但燃放煙花鞭炮會產生煙。對此,淮濱縣官方人士向澎湃新聞介紹,肇事司機謝某某是當日清晨四點多出的門,準備去外縣拉石子,事發時是空車。目前,其已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刑拘,但案件仍在進一步調查,最終定性和涉嫌罪名,還要等待最終全面調查結果。

              多名死者家屬告訴澎湃新聞,事發后,鄉、村干部到家里慰問,商談的補償標準是每名死者六七十萬,補償暫由當地政府設法墊付,將來再向相關方索賠。前述淮濱縣官方人士介紹,截至22日中午,9名死者的遺體,已有6人的家屬同意火葬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,聽說他在看守所一直哭。”11月22日,在淮濱縣某安置小區,謝某某妻子告訴澎湃新聞,事發前一晚,丈夫曾告訴她早上四五點要干活,便早早睡了。但丈夫幾點起的,自己沒醒,不清楚。“小區有監控,你們可以去調。”

              謝某某今年23歲,初中沒有畢業,曾在北京學過廚師。原本,他是開大貨車的,兩三個月前,他將大貨車賣掉,買了出事的這輛二手“前四后四”貨車,平常主要拉砂石。

              謝某某的女兒3歲,這兩天,她哭著要“要爸爸”。謝某某妻子就騙女兒“爸爸出去打工了,給你掙錢花”。“她就說讓爸爸給她買雪花糖、巧克力糖。”謝某某妻子說。

              謝某某母親說,自己早年離異,平時靠開三輪車拉客,每天掙個幾十塊。如果欠別人錢,娘倆可以慢慢還,但發生了這么大的事,自家肯定賠不起。不過,她表示,“孩子把別人撞壞了,咱痛苦,人家人都不在了,更痛苦。國家咋劃責任咱咋認,咋判咱咋接受。”

              事發當晚,擔心死者家屬到找來鬧事,謝家人嚇得睡覺都開著燈。

              “嚇壞了,再也不干這個了。”在事故中躲過一劫的老杜說,以后,他還是準備老老實實做木工。另一名幸存抬棺者楊傳剛的妻子則說,“以后我不叫他干了,這太危險太可怕了”,而且,“現在各鄉公墓還沒弄好,弄好就不讓裝棺下葬了,以后這個抬棺隊就消失了。”

            剛投入使用不久的淮濱縣殯儀館

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注意到,8月15日,淮濱縣民政局公眾號發布《關于推進移風易俗倡樹文明殯葬新風的通告》規定,自9月1日零時起,縣域內亡故人員除國家政策另有規定外,遺體一律實行火化。火化后,縣鄉殯葬服務機構免費提供安葬墓穴。

              通告稱,縣鄉兩級公益性公墓正在建設,街道辦轄區火化者在9月30日之前,其他鄉鎮12月31日之前,允許采取骨灰擇地深埋、不留墳頭或免費暫存縣殯儀館紀念堂等方式節地安葬,不得將骨灰裝棺再葬。嚴禁制造、銷售封建迷信喪葬用品、棺材及其他土葬用品。

              對此,淮濱縣委官方人士稱,規定“不得”將骨灰裝棺再葬而不是“嚴禁”,就是“因地制宜、循序漸進”工作原則的具體體現。“急于求成、搞一刀切,這方面案例和教訓良多。”

            【編輯:苑菁菁】
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            | 留言反饋
           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        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  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            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  一级特黄夫妻生活片 - 视频 - 在线播放 - 影视资讯 - 色三级